正在尝试摆脱懒癌,爱吃糖,爱吃糖。
© 韦纳吉
Powered by LOFTER

随身记02

刷美拍,刷到了国标竞赛的视频,回想起当年上的拉丁舞班,emmmm突然想到一个梗,就是男女主是舞伴的,相互暗恋,一直各种误会最后上了一个国际竞赛,拿奖的时候在一起的梗。想看类似的文,搜了下往上没有,就先在这里记一下这个梗吧,近期可能会开一个坑满足一下自己的想象。   2019-05-14  

随身记01

快穿文看多了,这是在肯德基啃冰淇凌时get到的脑洞— 一万年➡️爱你一万年➡️一万年有点少,也就一百辈子➡️那改成爱你生生世世➡️执念很强➡️两位魔道飞升的仙人时常下凡历劫参悟大道➡️两世相遇爱恨情仇➡️一方产生了情执➡️奈何每次下凡未必会在同一个世界➡️所以这产生了情执的一方每次都会在无具体的情况下达到世界巅峰的时候撕裂空间或是别的方式进入感受到的另外一个仙人所在的世界   2019-05-12  
  2019-05-09  
  2018-10-22  

新叶摇舞

一片黑暗之中,在森林中央的那棵巨树之中,一直孕育着保护这这片森林的力量。 几百年来,大型切磋都在这片森林里进行。因为这是最好的战场,最正规的战场,没有任何阴谋或者埋伏能够进行,完全是切磋的最好的地方,不费自己的国土,不需要进行任何整理,这片森林会自己料理好自己。 但是没有人敢在这里建筑基地,不仅仅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这片森林自带法则,所有在这里建筑基地的人最后都失踪了,人们只道不能继续筑基,寻找着那些失踪人口的同时却没发现一旦有失踪的人森林就会扩申些许。 树林里有一种守护力量通过循环生命力来保护树木和土地,顾名思义就是循环数的生命,树的生命力里面有一种能恢复土地被破坏的力量。 当有两对精英军人通过入口进入树林的时候,从边缘开始的树就开始了生命力的传输,而生命力传送完毕之后树木就开始飞速地枯萎。 进来的军队即使训练地再铁血,也忍不住对这样的现象感到惊奇: 地上有蓝色晶莹的像是玉一般的光向着树林中心流动,在光的里面仿佛又液体在流动,那正是生命力。传送完自己的圣明离职后,树就快速地枯萎,就产生了蓝光在前面指路,落叶枯叶在后面扫尾的景象。军队便随着这均匀的速度保持前进着,但是他们晚上需要休息,那蓝光却也不等他们,该输送的还是输送着,只为完成树木最后的那个愿望--给树子传送生命。树把自己的生命力传送给树子,把零生命力的树子充满从而催生森林之子,树子就是森林中央的那棵巨树,而森林之子便是整座森林的灵魂。 森林很大,对于精英军队的入口是同时对双方开启的,到达战场两支军队竟然都用了两个多月,此时除了最中间的那棵巨树和周围百里的树还立着,其他的树都已经化成了灰烬,地上到处都是落叶,这里是满是树和枯叶的战场。 战争口令还没有开始,两队都不得轻举妄动,不然就会悄无声息地失踪。没有人愿意在战前失踪,错过此次盛事。切磋的口令是森林之子的乐曲,大家都很清楚,所以都按捺下激动紧张的心情,默默守在自己阵营之内。 森林之子此时刚被催生,一个女孩,她浑身上下仍旧包裹着生命力,似乎还没有吸收完。在树子中许多个巨大琴键一层一层围绕着小女孩漂浮着,琴键也在吸收着仿若液体般浓稠的生命力。 坐在中间一片飘在空中的小绿叶凳子上的小女孩有一头黑亮的发,直直的垂下,拖得很长,她穿了一件东方肚兜似的白色小裙子,一条玉般剔透的带子从腰间穿过,绕过前胸在脖子上结成了一个漂亮的结,在结的两端点缀着小小的银叶子,树脂融成的小鞋子套在小脚上。 浑身上下充满了生命力的小姑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森林之子做了一个深呼吸,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奉献自己的一生。 “叮,咚”试了两个音之后,森林之子停顿几秒,开始了奏乐。 直击人心的乐曲从地底传来,使两队精英失神了几秒,直到几秒后才回神开始双方之间的斗争。 森林之子在琴键上跳着轻盈的舞步,那么柔和美丽,无人欣赏,除了森林之子自己。 琴键悦动之初,森林之子就在释放自己所得的生命力,将生命力传入这片大地。人类死伤无数,却没有尸体,死尸全部归于大地,更多的生命力传入森林之子的身体。 乐曲结束,此时森林之子也把所有的生命力存入了这片森林的土地,只等这两对军队离开,树木就会飞速生长起来。森林之子身体里还有一点点生命力剩余,将用于宣布战果。 小姑娘踩着琴键,穿过巨树,她用那悠远的声音宣布:“双方死亡人数基本相同,蓝色军服伤者更多,绿色军服伤者伤势更重,平均后绿方胜出。” 一方军队想询问那些消失的人去哪里了,还没问出口,森林之子就已经缓缓溃散,化为漫天萤蓝的光消失在森林之中。 两队收拾之后缓缓撤离,却用了不到半刻的时间就已经走出了森林的地盘,此时一方军队中的一个兵回头,在他的眼里映出的却是苍天大树。 emmmm感觉不太对,我本来想写的血腥一点,或者更加旖旎一点的,我研究研究。   2018-07-22  

君子柳泽--Chapter 1

柳泽有一只私人军队,他的这只军队被所有仙人不齿,因为他的队伍里有妖怪,有人类道士还有黑骑士。仙人大多不屑于妖怪以及人类。 虽然被仙人所不齿,仙帝还是很看重柳泽的,毕竟一但有什么肮脏的任务,仙帝都会让柳泽去办。而最近魔界发现了几块绝种晶石,这些晶石能提供极大量的能源,不仅是修炼斗气还是修仙,都有极大帮助,而仙界近来能量越来越少,趋向于枯竭,再这样下去仙界可能就不存在了,而那么一块晶石就能维持仙界至少一百年正常运转。这次偷盗晶石的任务还是被众仙人敲定交给了柳泽。 所谓魔界,就是有魔人、魔鬼和恶魔存在的地方,理解的方式如下:恶魔>魔鬼>魔人,恶魔喝血吃魔鬼,魔鬼吃魔人也吃人,魔人吃人。恶魔有智慧、从远古就有寿命按照修为来算最低都有千年,魔鬼有智慧、但是被恶魔血液压制听从恶魔安排,魔人没有神志、由人类灵魂堕落而来。还有一种是良魔,吃魔鬼不吃人,由仙人堕落而来,与恶魔不对付,两派在魔界时不时地打一架。 魔界有三大区域,三大殿立于其中,辉殿掌握恶魔,光殿掌握良魔,而最中间是光辉殿,掌管中间区,良魔和恶魔不得擅自打架的区域。此次晶石就藏在光辉殿。 … 此时已经到达光辉殿前扮作工作人员的柳泽嗤笑着看着“光辉殿”三个大字,只觉无比讽刺。 月圆之日,柳泽知道自己快要毒发了,立刻朝着自己队员之一,妖怪蓦然此次住的地方奔去,可是走到一半,就毒发了---“恶魔为什么要把这个殿造这么大……”柳泽的眼前越来越黑,退部也逐渐全部麻痹,感官上的疼痛让柳泽再也撑不住。此时,一双苍白的手从一闪门里伸出,接住了柳泽。 “蓦,蓦然……”柳泽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软倒在蓦然的怀里。 “恩,放松。”磁性的声音响起,“放松。” TBC 然后他们俩在一起了。全文完。 哈哈哈。 有一部分我得修改下,所以明天再继续。   2018-07-22  

漂--Chapter 1

她在酒店的走廊里面漂浮着,就好像是在海里畅游。 她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那位在海底深处沉眠的灵魂。十分钟之前她向他说了些什么,就在她住的酒店房间内那临海的落地窗边。只见海浪翻滚,似乎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搅动。他在听,听她讲话。她向他保证了一些什么之后,他似乎很中意这个姑娘,在她说完之后,海面立刻平静了下来。然后她便慢慢漂浮。她便看见了、感觉到了那些海底的生物。 她看见一起游玩的老师们,他们一个个向我身后游去,只有她,只有她在往回漂。 她绕过了右边的一座巨大的古董枯树门,进入了一个美丽而古老的房间里面。 她漂到那座巨大的门的时候,渐渐地开始有亮光在她的腰部闪现,直到最后覆盖了她的全身。 她进入了全新的世界。 TBC   2015-02-21  

莫无双--Chapter 1

在竹林里,一名身着藏蓝色修身长袍的男子正坐在亭子中看书。细看之下,那眉眼俱是凌厉,再配上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眼角露出的淡淡的一丝杀气,纵然他的手边放着各种各样进京考试的各种用具和一个大大的书箧,也没人觉得此人是个正经读书人。 到了傍晚,天色暗了下来,他把书箧往身上一背,从里面抽出了一把长刀,挽了一个剑花,又把刀收回了书箧。轻功起,瞬间气势如虹,锐利无比。他名,漠无双,现任杀阁排名第六的杀手。现在接了一个任务--代替别人进京赶考。 hhhhhhh最后一句写的笑死我了。有喜欢的我可以继续写哈。   2015-02-21  

繁思--Chapter 1

一个灰暗的空间里,四处都是残岩破壁,但是在废墟中那些精致的铁器,金属器皿、饰品还有极端大气的建筑物残骸都表明了这里本来是一处极其精致高贵的建筑,而现在污水缓缓地用它的身体遮掩了这些原本繁华的事物,也掩盖着所有人为破坏的痕迹…… 一抹白色的身影突兀地站在这片废土之上。 他身材劲瘦,穿着月白色的礼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加上惨白的面孔,微弱的呼吸,让人几乎以为是一尊雕像。他站着站着,像是心灰意冷一半,白色的礼服也慢慢地变成灰色,最终旧的不能再旧的衣服,化成了灰飘向地面,但是却又触地之后,又变成了一只只闪着金光的蝴蝶。 漫天金光飞舞,空间突然有那么一霎那被触动了,在其上方被击穿了一个巨大的孔,猛烈的风刮了进来,所有的蝴蝶都被撕得粉碎,金光飘零,此时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从那巨孔里跳了下来。 黑衣男子轻轻地走到男子身边,拿出了储物戒里那套衣服,慢慢地跪下。 那白衣男子抬眼,黑色的眼眸中没有丝毫情绪。他换好衣服:“回宫。“ ”是! TBC   2015-02-21  

异世八神--算是个简介+某段细节

最后一个被选中的人作为一个女孩出生。十六岁之后,所有被神选中的人因为各种原因在世界各地死亡。而灵魂会被传送到创世八神所创造的世界。淘汰和学习。一般男性备选人被八神称为珅,而女性备选人则被称为殊。关于这两个称呼的由来,就要从最开始讲起了。在世界最混沌的时候,有八个形态的神出现了,各自掌管一种能力。… 在她十六岁以后,她的灵魂被传送到了那个试炼之地。……(此中包括无数细节,没想好,嘿嘿Orz)(以下以第一人称续写)穿着侍者准备好的衣服,进入那个巨大的教习空间。刚踏入一只脚,空间就完全不一样了,脚下是深褐色木地板,一块巨大的玉石摆在中间,分开成两条路,右侧是全黑的,即使站得似乎只有几步远的距离,却什么也看不见。左侧是一条走廊,花纹地毯铺在地上,金色的淡淡的阳光洒了一地,我也不在意右边那黑黑的未知领域,走向了左边。走到走廊最深处,都贴着窗户围出了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由一种弯曲的褐色木头所包围,并组成一种古老的图案。光渐渐的安了下来,把地毯和古木衬出了妖异的红。在最前面的几个房间都有人了,在路过第一间房间的时候,里面有几个身着华丽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在目光匆匆扫过那房间的时候,便看见了那沙发上的巨大的软毛垫,几个男子被毯子上雪白而长软的狐狸毛包着,我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往前走。在经过后来的六个房间的时候,我都没有继续看房间里面的人,因为我感觉到了最后一个房间对我的吸引和召唤。房间里的摆设在阳光下很陈旧有一种橘红色的老照片的感觉,但是依旧很整洁,慢慢的往里面走,有两架大提琴在窗边斜斜的摆放着,在阳光下反射出了淡淡的金光。提着裙摆走近,待要摸上去的时候,我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转身,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珠帘后走出来,那是一个神情慵懒,微胖的男子。整个人带着很安静的美感。‘我是现任第八神,欢迎来到神域。’男子说到。…架好大提琴,刚把弓子放上,一段记忆立刻闯入了我的脑袋。金发的女子把自己打扮的很干净,及腰的发反射着微弱的光软软地铺开在背上,一条用枯草编的发绳从额前围到耳后,但是她却被人嘲笑着尴尬地坐在舞台上。手僵在半空中,不只是放下好呢还是做其他的事儿。她淡淡地往幕后看了一眼,没有见到父亲,就算是她的笑颜美丽也掩盖不了眼中的寂寥和失落。她转过头,慢慢的把手中的弓子放在了大提琴的琴弦上。一瞬间,那流畅优美的音乐抚慰了所有人的心。那女子似跟大提琴融为一体般,气息完全变了。原本那些想看她笑话的人也慢慢闭上了嘴。而这音乐也把另外七个不熟的备选人连系在了一起。…有了那段记忆之后,我一直尝试去找关于第八音神的资料,但是在所有的记载中都没有一位金发的女子,更没有一位使用大提琴的第八神。每一届音神都有自己的本命乐器,但是就是没有大提琴的。 ... TBC   2015-02-21  

破晓--Chapter 1

明亚有权有势,却得不到那个人。明亚,性格刚烈果断,却因为那个人变得优柔寡断。原本一个残忍冷酷的男人,只因为心爱的人一句话,落魄万分。 终于被手握强权的父母发现他的魂不守舍,他们便以一种无比强势的姿态把他送出了国,弄走了他保护着的那个人,并下令枪杀。出国后,整整6年,父母请的老师将他的观念全部打碎,全部重新塑造。 重新回到自己祖国的怀抱,再次在业界掀起了狂澜。而在某次他释放自己所有压力,坐在高塔上看着这个世界了无生趣的他被一个性格相似的男人注意到……   2015-02-21  

阴愁--Chapter 1

朦胧的月光下,郊区的某一片树林里有轻缓天籁般的歌声传来,而伴随着歌声的是大提琴低缓低沉似情人低语般的乐声,给这里又加深了一股神秘感。 如果有人走进了看,便会发现那里有两个青年,个子小一点的在唱歌,那是林甄,另外一个个子稍微高一些在拉大提琴的男孩叫做阮衡。 两个人都很投入于这首曲子,这将是他们最后的一次合作唱歌了。 哦,这个没啥进展,估计be。   2015-02-21